情感口述

第二百二十七章 出手相救晋汉奇侠传最新章节

作者:本站 | 分类:情感说说| 浏览:24

第二百二十七章 出手相救晋汉奇侠传最新章节

那个党项武士的话音刚落,就从小巷屋顶上飘下两个人影。 众人屏住呼吸,持着刀缓缓向两旁退去,让出宽半丈的道路来。 这两人都是女子,走在前面的约莫二十五六岁,她面露微笑,长袖飘飘,行走之间竟似在舞步,猜不透她到底在想些什么。 她的身后跟着一个手握长剑的女孩,大概十六七岁。 这个少女满脸肃穆,眼神中露出冰冷的光芒。 在场的党项武士虽然不知这两人什么来头,但想起刚才她们出手相救耶律阮的情景,心中竟然有些胆寒。 耶律阮抬头望过去,隔着昏暗的月光,仍然认出了两人,脸上不禁露出惊讶的神色。

这两人不是别人,正是陆司怡和她的徒儿别远清。

白日里,两人离开晋国宫殿之后,一直留意着皇宫内的动向。

耶律阮将石重贵押解道封禅寺,并布下天罗地网防止有人将晋帝劫走。

陆司怡心思缜密,知道不能打草惊蛇坏了大事,便想出挟持耶律阮的策略,逼迫他释放囚禁在寺中的石重贵。

两人尾随耶律阮到了封禅寺,发现寺庙周围全都是契丹士兵,于是静静地在外面的灌木丛中监视。

耶律阮从寺内出来,谢绝了守卫士兵的护送,骑着马独自一人穿行在小巷之中。 陆司怡认为时机成熟,正想动手擒住耶律阮,却发现另有一路人马在墙头上蠢蠢欲动。 陆司怡望了别远清一眼,悄声说道:“清儿,耶律阮今夜有麻烦了。 ”别远清皱着眉头说道:“师父,耶律阮若是被其他人所害,岂不是坏了我们的大事。 ”陆司怡早已胸有成足,说道:“耶律阮是契丹的前营统帅,文韬武略,怎么会轻易被寻常之人击败。

清儿,我们先在这里看场好戏,万一耶律阮挺不住了,我们再出手不迟。 ”耶律阮此时如临深渊,忽然间见到陆司怡,心中终于松了一口气,说道:“姑娘,这个时候见到你们太好了。

”陆司怡对他微微点头,一边走一边说道:“王爷,几个时辰前才说了后会有期,没想到这么快我们又相见了。

这些人个个杀气腾腾,该不会是你的缘故?”耶律阮心想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思开这些玩笑,苦笑着说道:“姑娘,本王与这些人素未谋面,他们上来不由分说就动手,本王无可奈何,只能勉为其难应付一下了。

”陆司怡听到耶律阮俏皮地回答,格格地笑道:“王爷,我看你不是勉为其难应付一下,是连自保都不办不到吧。 ”耶律阮坦然答道:“姑娘说的是,本王才疏学浅,武艺薄弱。

今夜若非遇到姑娘,本王早就撒手人寰了。

”那个党项武士环顾四周,并未发现其他人的踪迹,待到陆司怡走近,才不慌不忙地说道:“原来是两位貌美如花的女子。 你们深更半夜不在家好好休息,到处乱跑做什么?”陆司怡并不理睬他,只默默地注视着耶律阮,想到他虽然贵为王子,但言谈举止并无半分骄横,心中对他的成见涣然冰释。 那人受到陆司怡的冷落,恼羞成怒地说道:“各位兄弟,时候不早了,今晚不是耶律阮死,就是我们亡。

大家等会一起动手,将他们三人一网打尽。

”说罢又对着墙头吹了几声哨子,过了片刻,也为发现小巷上方有何响动。 那个党项武士正诧异间,陆司怡挥起长袖抛出一堆弓箭,不屑地说道:“墙上的人已经被我点了穴道,这些兵器留在身上也无用,不如全都还回给你们。

”那人望见地面的弓箭,当场气得脸色惨白,随即大吼一声,举着大刀向陆司怡砍过去。

其余党项武士纷纷加入搏斗,将陆司怡三人团团围住。

陆司怡一面长袖迎敌,一面用纤纤细手比划出燕云剑法的招式。 柔软的衣袖竟似锋利的长剑,将党项武士的大刀陆续击落。 她身边的党项武士失去了兵器,就挥舞着拳头像他袭来。

陆司怡双脚轻轻地蹬地,双手向外展去,整个身子就飘到了半空之中。 未等身下之人反应过来,陆司怡又从空中俯身飞下,迎面使出双掌将围成一团的党项武士推倒在地面,全身都不能动弹。 别远清这边也不甘示弱。 她望见党项武士人多势众,且招招都欲取人性命,心中杀气陡然升起,出手自然不再留情。

别远清身躯在众人的包围下忽前忽后,手中的长剑不停地纵横交错。

在场的党项武士从未见识过燕云剑法利害,这时举着大刀胡乱挥舞一番,不但没有伤到别远清一分一毫,自己人反而被杀得鬼哭狼嚎。

过了半柱香的功夫,地上又多出三四十名党项武士的尸体。

先前带头的那人自知不是陆司怡等人的对手,狠狠地望了耶律阮一眼,下令道:“弟兄们,我们已经死了这么多人,如果此时收手就前功尽弃了。 大家不如齐心协力杀了耶律阮,以告慰死去弟兄们的在天之灵。 ”剩余的十余名党项武士手握大刀,不停地发着抖。

这些人早就吓破了胆,不再听从那人的命令,扔下武器就撒腿而逃。 领头那人用手快速抓住其中的一个武士,反问道:“你们想逃走吗?”那个武士正声答道:“不错,我们的家乡是党项,有谁想横死在异国之地?”领头那人威胁道:“你们以为逃回党项就相安无事了吗?独孤定将军在边境布下重兵,但凡是拓跋济予的手下,擒住之后一律处死!”那个武士听后才恍然大悟,斥责道:“没想到你竟然是独孤定派来的奸细。 我们真是太愚蠢,居然中了你的计,将拓跋将军害死了。

”那个领头之人阴险地笑道:“这个时候才想明白,已是太迟了,去死吧!”说完,用力将那人扔到墙头,撞得脑骨迸裂而亡。

其余武士望见同伴惨死在内奸手中,虽然心中悲痛,但却无一人返回来替他报仇。

上一篇:形式婚姻会员doraemo的交友信息    下一篇:没有了
最近更新
精彩推荐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