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口述

《明史·毛羽健传》原文及翻译

作者:本站 | 分类:情感说说| 浏览:193

《明史·毛羽健传》原文及翻译

  原文:  毛羽健,字芝田,公安人。 天启二年进士。 崇祯元年,由知县征授御史。 好言事,首劾杨维垣八大罪及阮大铖反覆变幻状,二人遂被斥。

  王师讨安邦彦久无功。

羽健言:贼巢在大方,黔其前门,蜀遵、永其后户。 由黔进兵,必渡陆广奇险,七昼夜抵大方,一夫当关,千人自废,王三善、蔡复一所以屡败也。 遵义距大方三日程,而毕节止百余里平衍,从此进兵,何患不克因画上足兵措饷方略,并荐旧总督朱燮元、闵梦得等。 帝即议行,后果平贼。 已,陈驿递之害:兵部勘合有发出,无缴入。 士绅递相假,一纸洗补数四。 差役之威如虎,小民之命如丝。 帝即饬所司严加厘革,积困为苏。

  当是之时,阉党既败,东林大盛。

而朝端王永光阴阳闪烁,温体仁猾贼,周延儒回佞。 言路新进标直之徒,尤竞抨击以为名高。

体仁之讦钱谦益也,以科场旧事,延儒助之恶,且目攻己者为结党欺君,帝怒而为之罢会推矣。 御史黄宗昌疏纠体仁热中枚卜,欲以结党二字破前此公论之不予,且箝后来言路之多口。   羽健亦愤朋党之说,曰:彼附逆诸奸既不可用,势不得不用诸奸摈斥之人。

如以今之连袂登进者为相党而来,抑将以昔之鳞次削夺者为相党而去乎!陛下不识在朝诸臣与奸党诸臣之孰正孰邪,不观天启七年前与崇祯元年后之天下乎,孰危孰安今日语太平则不足,语剔弊则有余,诸臣亦何负国家哉!一夫高张,辄疑举朝皆党,则株连蔓引,不且一网尽哉!帝责羽健疑揣,而以前条陈驿递原之。

  太常少卿谢升求巡抚于永光,永光长吏部,升当推蓟镇,畏而引病以避,后推太仆则不病。 羽健劾升、永光朋比,宜并罪。

永光召对文华殿,力诋羽健,请究主使之者。 大学士韩爌曰:究言官,非体也。

帝不从,已而宥之。

一日,帝御文华殿,独召延儒语良久,事秘,举朝疑骇。

羽健曰:召见不以盈廷而以独侍,清问不以朝参而以燕间;更漏已沉,阁门犹启。

汉臣有言所言公,公言之;所言私,王者不受私。 疏入,切责。

羽健既积忤权要,其党思因事去之。 及袁崇焕下狱,主事陆澄源以羽健尝疏誉崇焕,劾之,落职归,卒。

  (选自《明史·列传第一百四十六》,有删节)  译文:  毛羽健,字芝田,公安人。

天启二年进士。

崇祯元年由知县被征召授官御史。 喜欢议论事情,首先弹劾杨维垣八失罪状及阮大铖反复变幻的情形,两人于是遭驱逐。

  政府的军队征讨安邦彦久而无功。 毛羽健说:贼寇的巢穴在大方,黔是他们的前门,蜀遵、永是他们的后门。

从黔进兵,一定要越过非常险峻的陆广,七昼夜抵达大方,一夫当关,一千个人无能为力,王三善、蔡复一所以屡次失败。 遵义离大方三天的路程,而毕节只是百余里平原,从这儿进兵,有什么可担心不能攻克的呢并趁机上奏谋划充实兵力筹集粮饷的策略,并荐举原总督朱燮元、闭梦得等人。

皇上当即商议施行,后来果然平定了贼寇。 不久,陈述驿站传达的祸害:兵部调动部队征用驿车的文书有发出的,没有缴进的。

士绅将乘坐驿车的文书借用,一张纸经过多次涂改修补。 差役的威势如虎,百姓的性命像丝。

皇上当即命令有关部门严加清理整顿,长期积聚的困顿得到缓解。

  在这个时候,阉党已经垮台,东林的声势大盛。

而朝廷上位居首席的大臣王永光变幻不定,温体仁奸诈狡猾,周延儒机巧谄谀。 谏议部门新上来以正直相标榜的一些人,尤其争着抨击大臣来提高自己的声望。 体仁攻讦钱谦益,是因为科场旧事,延儒助他为恶,并且把攻击自己的人看作结党营私欺骗君主,皇上发怒因而为此取消会合大臣推举内阁的事情。

御史黄宗昌上疏弹劾体仁急切盼望通过枚卜进入内阁,想用结党两字来击破在此以前公众舆论对自己的反对,并且堵住后来谏议部门的多嘴多舌。

  毛羽健也对朋党的说法表示愤慨,说:那些依附叛逆的奸人既然不可任用,势必不得不用那些奸人所排挤打击的人。

如今认为相继受提拔任用的人是为结党而来,那么将认为往日陆续被削夺官职的人是为结党而去的吗陛下分不清在朝诸臣与奸党诸臣谁正谁邪,不看看天启七年之前与崇祯元年之后的天下,哪个危险哪个安定今天说太平还够不上,说剔除弊病则是足足有余,诸臣有什么对不起国家的!一个人招摇张扬,就怀疑整个朝廷都与他结党,于是互相牵连,不是要一网打尽么!皇上指责毛羽健胡乱猜疑,因为前次分条陈述驿站的事而原谅了他。

  太常少卿谢升向永光营求巡抚的职务,永光执掌吏部,谢升应当被推举为蓟镇巡抚,因为害怕战争而托病逃避,后来被推举太仆寺卿就不称病了。 毛羽健弹劾谢升、永光勾结,应一起论罪。

永光在丈华殿受皇上召见回答询问,极力指责毛羽健,请求追究指使他的人。 大学士韩爌说:追究谏议官,不符合体制。

皇上不听从,不久宽恕了他。

一日,皇上临幸文华殿,单独召见延儒谈了很久,事情秘密,整个朝廷惊疑害怕。 毛羽健说:不在满朝大臣前召见而单独接待,垂询不通过上朝参见而在退朝闲暇的时候。

夜已深,内阁的门还开着。

汉朝的臣子说过所说的是公事,就公开说;所说的是私事,君主不接受私人的请求。

奏疏递入,受到严厉的责问。 毛羽健已经多次触犯占据高位掌握重权的大臣,他们的同党想借着某件事驱逐他。 等到袁崇焕关进监狱,主事陆澄源因为毛羽健曾经上疏称赞崇焕,就弹劾他,免职回家而死。

上一篇:第六百二十章 影院网游之白帝无双最新章节    下一篇:没有了
最近更新
精彩推荐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