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口述

社会“公视力”:纪伪中的纪实

作者:本站 | 分类:情感说说| 浏览:131

社会“公视力”:纪伪中的纪实

社会“公视力”:纪伪中的纪实——甲子观影片断邓启耀六十年一甲子,是中国传统纪年观念中一个完满的光阴量度单位,也是中国人观史的一个切入点。

多少世事沉浮,国运兴衰,历史叙述或喟叹中的一个“甲子”,从来都自有一段沧桑运程的喻示。

刚刚过去的这六十年的运行,其间中所包含的沧桑变局,于家国,于世道,于个人,都堪称是翻天覆地、气象万千、刻骨铭心的大历程、大时代。 有幸生活在这六十年里的中国人,无不跌宕于风起云涌,惊讶于荣枯轮转,痛切于悲欢离合。

所有酸甜苦辣,都汇集成了再也无从复制的我们民族的宝贵经历。 六十年“花甲”差不多是一个人生命的主要部分,所以也是一个众生目力所及的时段。 但回望历史,我们却有些茫然。 说是人民创造了历史,史册上却只寻得到英雄的故事。 在主流史记载的政治史、军事史、经济史和文化史之外,鲜见黎民百姓的生活史;在文字史惜墨如金的记述中,我们难于还原直观鲜活的场景。 我们一起走过这段历史,但许多记忆模糊了,许多故事被忽视或删除。 于是我们试图寻找另外一种观史的角度。 从历史主体的日常角度去观看,观看“创造历史动力”的百姓的普通生活,是我们面对如此苍莽而深远的、前所未有的时空场景所能选择和应该选择的一个基本视角。

老百姓的“史记”多是衣食住行、生老病死的生活史,可能琐碎,但绝非微不足道。

一个以“人民”为主语和主体的时代,它的内涵不能不取决于人民温饱和疾苦细节。 60年里,人民与共和国一起经历风风雨雨,多少新旧交替、兴衰轮转,都一起走了过来。 就像生活本身一样,我们无意追求宏大叙事或者面面俱到,而是力求重返到曾经有过的家国生活的基础“原生态”中去,对其作随机的“切片式”提取,按“国家”、“民间”和“家乡”不同层面采集,分别循时间顺序连结起来。

这里所能呈现的,的确只是一些有限的、质朴的视觉片段。

说其有限,因为还有大量缺乏记录的事实;说其质朴,我们可以看当年摆拍也摆出了一种意味。

但我们相信,当个人的记忆被他者的投影所激活,当大家各自重构历史体验和印象,并使之相互补充,相互印证,相互交织时,一场对“六十年”的真诚而深长的集体历史缅怀,也将自然而然复合形成。

所以,它们能够唤起的仅仅是不同的人不尽相同的“共和国记忆”,人们通过这些凝固的历史瞬间,重构各自的历史体验和印象,使之相互补充,相互印证,相互交织,从而复合为真诚的、深长的历史缅怀。

在1949年民众注视五星红旗升起的目光中,我们看到“人民”和“国家”的一次历史性整合。

从那目光中,我们明白什么是“人民共和国”的真正基石。 那是新政权的民心支柱,共和国的主体结构。

2009年民众的目光,依然关注土地、住房、吃饭和就业,也在张望天空、爱情、灵魂和信仰。 这就是人民生活史的常态。

或许,让作为主语的人民现身说话,为作为主体的人民写史立传,也应该是纪念人民共和国比较合适的方式。 下面,我们尝试对不同时期的历史照片,做一些角度不一的解读。

50年代:视觉政治与视觉意识形态(略)“强国梦”:落后农业国家的工业化想象(略)社会“公视力”:纪伪中的纪实2008年3月18日,王端阳先生在博联社博客上贴了他父亲50年代发表的一篇关于稻谷亩产12万斤的报道。 现在我们当然可以腰不疼地迅速指出,这是假新闻,是纪伪。

可是且慢,请读报道里关于那个老农的“右倾”言论:麦收亩收二千多斤的时候,我们向熟悉的种麦老手报喜讯。

他惊喜,惊喜得站立不住,跺着脚一连说:“好家伙!好家伙!”中稻突破五万斤的时候,有位老农说:“连稻秸一齐秤,也打不了五万斤!说大话不用本钱,谁不会!”毛主席参观了新立村试验田,传出了这块试验田可望丰收十万斤的喜讯的时候,我又向我熟悉的那位老农报告。 他已经不是惊奇,也不是不相信,而是激怒了:“连泥土秤在一起,也不过十万斤啊!谁见啦,光吹气!”那个老农是诚实的。

他的经验告诉他,要在那地里,一年内把粮食从几百斤跃进到10万斤是“吹气”。

我不知道他被划为右派没有。 在当时,说真话需要付出的代价,远非我们今天的人可以想象。

或许是针对“谁见啦,光吹气!”这类质疑的回应,当时应运而生了一批让尔等没见识没觉悟的人“见一见”的照片:人站在麦穗谷穗上,脚都陷不下去!这样的视觉表达真可以称绝。 我不知道那位老农看到报纸上那些照片之后服气了没有。

如果还不信,那就请洋人作证,咱不是很迷信洋人吗,就让“外宾”来参加验收。 被正面报道出来的外宾观感如下:锡兰外宾说:“我看见了我一生没有看见过的事情,我看见了我在别处看不见的事情。 ”荷兰外宾说:“我相信中国人能做到中国人所要做的事。

中华民族是个不平凡的民族。 ”受法帝国主义长期统治的西非外宾,亲眼看见了新立村的丰产稻谷以后,他说:“你们的国家将像你们所做的事,是个非常伟大的国家。 我相信我们的民族,有一天也会像你们的国家一样,希望你们也去庆祝我们!......”这些可能经过审慎翻译并能作多种解读的话在现场被如此阐发了:“我们这块试验田的丰收,使我们的宾朋这般高兴,我相信叫艾森豪威尔、杜勒斯听见了,会发抖的!”于是群情振奋。

更强有力的信息,是“毛主席参观了新立村试验田”,据说“还有一张孩子站在麦子(上?)和毛主席一起的照片”。

在当时的语境中,仅此就足以摧毁一切反对派(后来升格为“反动派”)了。

王端阳先生写道:“我父亲是农民出身,对亩产12万斤开始也不相信,可当他听说毛主席亲自参观后,他信了,还流下了热泪”,更绝的是他竟然“幸福地亲眼看见了”那个奇迹。

当时人对“超隐喻”的深信不疑,可见一斑;“我思故我见”的精神力量,可见一斑。 毛主席也是农民出身的呀,相传他有一次视察农村问收成,在别人都估产一两千斤的时候,他说“就五百斤”,据说后来的核实证明伟大领袖的估计是准确的。

&nb[1]分享到:(少儿画苑编辑整理)(声明:来源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站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布/发表。 凡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违者本站将依法追究责任。

本站部分内容来自网络,来源或作者标注难免有疏漏之处,如有异议,请联系本站,本站予以更改或删除以保护版权。 )。

上一篇:2018年湘教版五年级语文下册《感激》教案设计    下一篇:没有了
最近更新
精彩推荐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