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口述

金瓶梅里的经济学——投机商人的跨越

作者:本站 | 分类:情感说说| 浏览:83

金瓶梅里的经济学——投机商人的跨越

  经营某类商品或者某个领域,往往需要多年的经验积累,并不是商人随意变换的,这是因为隔行如隔山。 每个行业都有特殊的行业规范。   子承父业这是商人的惯例。 西门庆却很例外,原先他家祖传开生药铺的,到西门庆时已经是三代了。 可是他却成功地进行了一次跨行业经营。

  在封建王朝,由于各行业并不是充分竞争,因而就不可能产生平均利润,行业之间的优劣,利润的多寡是显而易见的。

一般地说那些铁盐等暴利行业都由官衙控制,典当业虽然高利,并不是什么人都可以做的,需有官方背景才能生存。

  西门庆是一个精明的商人,他以敏锐的眼光看到了典当业(印子铺)。 只是苦于囊中羞涩,拿不出许多银子来。

  当西门庆娶了孟玉楼和李瓶儿后,“兼得了两三场横财,家道营盛,外庄内宅焕然一新,米麦成仓,骡马超群,奴仆成行。 ”  孟玉楼给他带来了1000多两银子。

李瓶儿带来了3000多两白银。 短短的一年之内,西门庆得到了5000余两白银。

  他终于完成了资本的原始积累。   按照马克思的观点,资本的原始积累是通过血与火中掠夺。

资本来到人世间,每个铜板的毛孔都流淌着血与泪。

  可是西门庆却通过娶老婆,完成了资本的原始积累。

  当西门庆有了大量的银子时,就毫不犹豫地进入金融业,开了典当铺。   如果说西门庆对金融业一点不了解,就贸然行事,那有点冤枉了他。   早在西门庆还是生药店的小老板的时候,他就兼做官吏债。 所谓放官吏债,就是专门对即将做官的放债。

待做官后收回本息。

是利润颇丰的买卖。   明朝是一个非常讲究出身及学历的社会,当官必须是进士、举人。

进士可以直接做官,一般七品以上。

举人则要候选,等有空缺方才替补,大都是清水衙门的闲差、小官,什么主薄、典史、教授之类的,最多就是个八九品。 举人候选,需要等几个月、几年甚至几十年。

  海瑞先生就是明朝的举人,连续考进士几次未中,没有办法还是以举人的身份到吏部登记,做候补官员。 大概是海瑞先生的官运好,只等了五年,等到福建南平县的教谕(教育局长)。 以后便飞黄腾达(当然也遇到挫折,坐过牢),做到二品礼部侍郎。   大多数举人就没有海瑞先生幸运了。

到吏部报到后,不仅要等,还要送银子打点打点,以便早日做官。

  西门庆就是借钱给这类举人,待他们做官后,往往能得到丰厚的回报。 尽管利很多,风险也很小,只是自己的本钱太小,无法扩大经营规模。   有了孟玉楼和李瓶儿随嫁的银子,此时不干,还待何时?  于是他撸起袖子,开始了大胆惊险的跨越。   他打开两间门面,投资2000两银子,开了典当铺(印子铺)。 他任命具有经商丰富经验的傅日新做门市部经理,提拔贲地传为会计,安排自己的女婿陈经济为仓库保管员,专门负责保管和提取物品。

在李瓶儿的住处楼上打成箱柜架子,存放当库的衣服、首饰、古董、书画玩好之物。   典当铺说白了就是以实物为抵押放高利贷。   这是一个非常复杂的行业,它需要店员能够准确判断典当物的价值来。

因典当都是价值较高的物品,需要大量的银子做后盾。 这个行业极易出纠纷常常需要官衙处理。

  因为资本雄厚,善于经营,管理严格,典当铺一天也当许多银子。   这是一个暴利的行业,是一个需要大量银子为支撑的行业,也是一个需要丰富经验管理的行业,更是一个有风险的行业。 正是因为西门庆长期放官吏债,与官场走的勤,与官员混的熟,也就有官方支持的背景。   《金瓶梅》并没有对典当铺的经营有过多的描写,但他告诉读者,典当铺(印子铺)是政和五年(1115年)八月廿五日开业,投资2000两银子,至重和元年(1118年)元月,西门庆临终交待,本钱达20000两银子,短短二年多,本钱扩大了10倍。 这是何等的速度!  西门庆死后,典当铺当了一副金头面,一柄镀金钩子,当30两银。

平安偷镀金钩子和金头面,到南瓦子里武长脚家嫖妓。 典当金头面的物主,拿30两银子要赎回物品,傅伙计找不到金头面,赔他50两银,物主不让,要赔70两。

物主与傅伙计多次吵闹。

  清河巡检司吴殿恩抓了平安,没收了金头面和镀金钩子,还诬赖吴月娘与玳安有奸。

最终是周守备帮助解决此案,让玳安领回了物品。 傅伙计受到惊吓,得病七天死亡。

吴月娘就此关闭了典当铺。

  开典当铺(印子铺)是西门庆扩大经营范围的第一步,是从商品流通迈进了金融业,这是一次惊险的跨越,他成功了,但最终也失败了。

上一篇:美国生活万花筒-想了解美国的进来瞧一瞧!!!    下一篇:没有了
最近更新
精彩推荐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