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口述

将买卖做到了皇帝头上!郑天顺被烧商号东山再起

作者:本站 | 分类:情感说说| 浏览:174

将买卖做到了皇帝头上!郑天顺被烧商号东山再起

  建康城东有一家经营杂货的商号,名叫大元昌。 大元昌的掌柜姓郑名天顺,不仅满脑子生意经,眼光长远独到,还是个古道热肠、宅心仁厚的主儿,但凡街坊邻舍遭遇天灾人祸,他都会慷慨相助。

按老理儿说:善有善报,恶有恶报。

可最近两年,郑掌柜算是走足了背运,半丝儿好报都没得到。 这不,这天深夜,月黑风高,郑掌柜一家睡得正香,院外突然传来了更夫的声声惊呼:“郑掌柜,大事不好,着火了!”  糟糕!燃起熊熊大火的是货仓,里面堆满了谷种!郑掌柜一激灵跳起,催促妻儿快逃,他则箭步奔到门外,攀梯去摘那块祖上传下来的金字招牌。 此刻,火借风势,越烧越旺,偌大的货栈眨眼间化为一片火海。 “爹,全都烧光了,你还留着招牌干吗”儿子又惊又怕,抱住差点栽进大火里的郑掌柜呜呜大哭,“你不是说好人有好报吗你瞧瞧,好报在哪儿在哪儿啊!”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只要保住招牌,自有东山再起的机会。 见儿子哭喊个不停,郑掌柜瞪了眼:“你闭嘴!若不是左邻右舍报信,我们还能站在这儿吗这就是好报!”  人命大于天,有道理。 这时,掌管这一片户口与赋役等杂务的里宰匆匆跑来,急切说道:“郑掌柜,大元昌接连出事,我觉得这其中必有猫腻,您还是报官吧!”  去年深秋,大元昌刚收购了一批皮货,当夜便有盗匪入户,抢了个精光,连根毛都没剩下。 眼瞅着要过年,郑掌柜又筹措资金,从南方进了满满登登一院子响竹。

那时还没有火药,鞭炮尚未问世,每逢正月初一,家家户户都要买上数根竹子,用火焚烧,让震耳的爆裂声吓退瘟神恶鬼。

谁想还没开卖,大元昌内便“噼里啪啦”炸了锅,一应年货也悉数泡汤。 明摆着,这是有人在背后下黑刀,故意使坏。 不料李掌柜拦住里宰,摇头说道:“不必了,我还是那句话,善恶总有报,时候一到,报应自然到。 ”  “可是,爹,咱这生意还做不做了”儿子眼泪巴巴地问。

郑掌柜紧盯着怀中的招牌,从牙缝里挤出一个字:“做!”  次日下午,在众街坊的帮助下,郑掌柜搭起了一座临时栖身的窝棚。 接着。

他抱起“大元昌”招牌走向街口的赵家当铺。 赵掌柜和郑掌柜平素关系不错,二话不说便取出几锭银子递来,“大元昌的招牌可是无价之宝,小店当不起。

这点银子算我借的,啥时有啥时还。 ”郑掌柜连声道谢,转身要走,却听街上乱作一团,哭叫声四起。

赵掌柜禁不住浑身一颤,仓皇奔到门口拴死了门板。

  透过门缝望去,只见行人个个神情慌张,抱头急奔,如同撞见了凶神恶煞。 不,随后出现的人比凶神恶煞还要可怕——当今天子萧宝卷!  这个萧宝卷用百姓的话说,活脱脱就是21天不出鸡的鸡子,浑蛋一个!别看他年纪轻轻,仅有19岁,可满肚子都是祸害百姓的花花肠子。 只要他出宫,所到之处百姓必须回避,谁敢犯禁,格杀勿论。

更让人提心吊胆的是,谁也猜不透他啥时滚出来,啥时回窝,就像此刻,一队送葬的百姓正往前走,得知天子驾到,慌忙撂下棺材撒丫子就逃。

不消片刻,整条大街空无一人,仅剩下了那口棺材。

郑掌柜看得真真切切,萧宝卷玩心大发,喝令身边的小太监打开看看。 主子要看,哪敢怠慢小太监屁颠屁颠奔上前,哈腰撅腚,使出吃奶的劲终于掀翻了棺材盖,萧宝卷探头一瞧,乐了,“人都没气了,还占着阴凉地儿干啥来人呐,把他拽出来晒晒,我进去凉快凉快!”  死者为天,冒犯不得。 看着棺材被抬走,死者横尸街头,郑掌柜又气又恨。 等萧宝卷一行人走远,死者家属才战战兢兢围来,郑掌柜走上前,拿出几两银子让他们再买口棺材,好生下葬。 闷头回到家,他让妻儿暂时退下后,拱手说道:“陈公公,请进。 ”  话音未落,一个中年男子躲躲闪闪溜进了窝棚。

郑掌柜压低声音问:“货栈着火,又是他做的吧”  “除了他,谁还能做出这等缺德带冒烟的事儿”被郑掌柜称作陈公公的男子叹口气,操着尖细的嗓音回道:“郑掌柜,你还是听我一句劝,置办几亩地,老老实实种田去吧!再折腾下去,我担心你把命都得赔上!老话说得好:民不与%b《路边历史编辑》。

上一篇:关旨越与涿鹿之野的山水    下一篇:没有了
最近更新
精彩推荐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