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口述

【菊韵】美丽乡村茶溪之行(散文) 小学热门话题作文题目

作者:本站 | 分类:情感说说| 浏览:59

【菊韵】美丽乡村茶溪之行(散文) 小学热门话题作文题目

  听倦城市的喧嚣,心恋乡村的宁静。 周未,友友夫妇相邀,去访美丽乡村茶溪,我与锡建应邀同往。   我们起的很早,沿弯弯曲曲的乡间公路,驱车前往。

友友是熟客,争着给我导航,但总是指错方向,大家笑他:“少年才俊老来糊塗。

”经几番折腾,总算找到了茶溪村荷花池。   远远望去,碧绿的荷叶,层层叠叠,密密麻麻,遮盖了水面。 伞状的叶面上,清晨的露珠在朝阳的映射下,晶莹剔透。

亭亭荷花,立于荷叶之上。   驻车,移步近赏。

一片荷池,琳琅满目。

有的荷已盛开,盛开的荷,露出花瓣里的花蕊和嫩黄的莲蓬,盛开过后,花瓣慢慢凋零,莲蓬则澎涨,由嫩黄变成青绿;有的含苞待放,躲在荷叶间的花骨朵,害羞地半掩着脸;还有的荷刚开了一半。

半开的荷最美,她像“新婚的少妇”,既有花骨朵的羞涩,又兼盛开的成熟妩媚。 内层含苞欲破,外层花瓣柔嫩光泽,娇艳欲滴,令人产生想触摸的欲望。

花的颜色以粉红为主,偶见一两朵白色。

满眼的荷莲,花映着叶,叶衬托花。

好一幅赏心悦目的夏荷图。

  锡建擅长书画,见此美景,难以自禁。 他似一顽童,沿田埂走到荷田中央,手摸着花瓣,用鼻闻着淡淡的荷香,陶醉得仿佛邂遇“荷花仙子”。

突然,他有了新发现,边喊边告诉我们:荷叶刚出水面时,不是圆形,而似箭,叶是对称地卷着,象箭头,然后慢慢地舒展开,最后成了嫩绿的“玉盘”。   文人墨客多赞荷花素雅高洁,出污泥而不染,而我偏颂荷叶之美。

叶不争艳,甘处底层,滋润根本,不惧零落成尘;花虽美得惊艳,但未必守得长久。   荷田尽头,是口水塘,却不种荷莲,满塘水草蔓延。 水草形态怪异,酷似狐狸的尾巴,当地人叫它“狐尾草”。

池水浑浊且深,四周围有木质栅拦,池四壁湿润光滑的岩石上,点缀着亮亮的、圆圆的小红斑,极象蘑菇菌。 让我想起了儿时去采蘑菇的情景,大人告诉我:味美的蘑菇,颜色暗,呈深褐。 色彩鲜艳的,都是毒菇,色越艳,毒越剧。

  池塘边,建一荷花亭,亭右旁是三棵大柳树,遮了太阳,亭内阴凉。 这时来赏荷的人也多起来,约七八人于亭内小憩,或坐或卧,或赏景或谈天。

亭左下方有两口水井,间隔不到两米,一口清澈见底,一口浑浊。 让我百思不得其解。

  后巧遇茶溪村的党支部郭书记,他很热情,解释道:浑浊的这口,井底埋涵管与池塘相通,故而浑浊。   我们绕亭又走到柏油路上,猛一抬头,一古院落映入眼帘。 一条由青石铺成的石阶,直通大门,一块块青石早已没了棱角,被行人磨光了防滑的纹理。

大门八字形,悬匾,上书“临濮世第”。

高墙内,隐约可见几幢雕栏画凤的古式木楼,显得很神秘。 郭支书告诉我们,这就是当地名流,原国大代表施昌笔的故居。

我见大门两侧与围墙上都有T字形眼洞,好奇,问:“这干何用”郭支书解释:湘西当时山匪猖厥,这是大户人家用以防范山匪的枪眼。

T字的横可以左右扫射,竖则向下,可防范敌人匍伏靠近。

我真佩服设计师的智慧,还调侃:“若山匪从天而降,咋办”惹得众人大笑。

  进入庭院,细看,两旁是厢房,正中石阶而上,是大厅。 无论门,或窗,都有精美的雕饰,可见主人家境殷实。 我们边看边聊,郭书记兴起,讲了一段潘章辉、危道丰和施昌笔竞选国大代表的故事。   当时潘章辉与危道丰贿选国大代表,潘财大气粗,谁投他一票,赏一碗阳春面(当地美食)。 危更不甘人后,干脆一块大洋买一张选票。 而文武双全的施昌笔却没有动静,原来他朝庭有棵大树,蒋经国是他同窗好友。

竞选结果,自然可想而知。

  在郭书记的引领下,我们来到“知青小屋”。 拜访当年的知青贺茂新老人。   知青小屋就在荷池旁公路上方。 小屋下方,柏油路旁,建一文化长廓,刊有村务公开、乡村发展规划和扶贫帮困等内容。

墙角花草,不知是受到了哪位园丁的恩慧,浓郁葱茏,只可惜被荷莲的美艳淹盖,不引人注目。

  老知青贺兄就是这义务园丁,虽年近七旬,腰板仍然笔直,神采奕奕,一点都不显老。 他很客气,忙着给我们倒茶。

郭支书给我们介绍:“他就是在我们茶溪村生根、开花、结果的老知青,他妻子就是施昌笔的侄女。 ”当被友友问及:“贺老兄,听说当时近百名知青下放到茶溪,就你还守在这知青老屋,并娶了茶溪第一美女,能不能说说,你是怎样把她弄进你的花轿”  都是做爷爷的人了,可他还免不了羞涩。

“哪来的花轿?那时的日子苦呀!”  慢慢地,他敞开了话匣子。

  他说,七十年代初,响应毛主席的号召,“农村是个广阔的天地,知识青年到农村去,一定会大有作为。

”他中学毕业,从城市来到乡村,与另外四名知青就住在这屋。 白天出集体工,晚上回来,自己生火做饭。

大家弄得满脸黑烟,菜不是咸了,就是谈了。

后来,一位姑娘常来帮忙,她手真巧,什么都会做。

一对青年男女,几番眉来眼去,便相约池塘边,海誓山盟:“不求殿宇宏,不求锦衣荣,但求朝朝暮暮生死同。

”  婚礼真的很简单,没有花轿和嫁妆,也不拜天地和高堂,更没有丰盛的酒宴。

俩人牵着手到公社签个字,回来站在堂屋里毛主席像前,告诉他老人家一声,就算结婚了。   这时,郭支书话接过话茬,说:“那时农村穷,农民苦。 辛辛苦苦种一年庄稼,交了公粮,所剩无几,不到月底就断了粮。 现在政策好了,城市反哺农村,不用交公粮,还有下拔款。 茶溪能建成全省美丽乡村示范村,不是我的功劳,全靠政策好,都是国家投的钱。

”  小屋正对着荷田,左侧偏屋靠公路那面,是一小小赏荷台。

我们站台前,扶栏,再次被荷田美景吸引。 几只翠乌,在荷莲间嬉闹。 风起,花拽着叶,叶摇着花,此起彼伏,美不胜收。 难怪友友夫妇说,愿迁居栖身于此,执一笔诗意,守一方美景,不惹凡尘,静静地直至老去。

  人生总是快乐易逝,苦日难熬。 在欢声笑语中,不觉已过晌午。

我们同贺老、郭支书一一握手告别。 募然间,觉得老知青贺老,就是这碧绿的荷叶,将自己毕生的青春,都洒落在这片荷塘。

共2274字1页转到页【编者按】茶溪之行,赏荷美景;不爱荷花,独伶碧叶。

两口水井,一清一浊;临濮世第,史迹生辉;知青小屋,贺老常驻;挥洒青春,甘做荷叶。

一篇美文,以时间顺序起笔,移步换景,情景交融,最后将文眼落在老知青贺老的身上,原来,他就是这碧绿的荷叶,将自己毕生的青春,都洒落在这片荷塘,并与首文作者的观点“我偏颂荷叶之美。 叶不争艳,甘处底层,滋润根本,不惧零落成尘”相照应。 此乃大家手笔,精品之作,郑重推荐欣赏。 【逝者如斯】。

上一篇: 锛绘剰鏋椾笓棰樷斺斾笁鍥借亴鍦烘櫤鎱э冀鍗庨泟鐨勯緳濂楃敓娑 现实小说推荐    下一篇:没有了
最近更新
精彩推荐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