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口述

847,跳舞1重生之俗人一枚最新章节

作者:本站 | 分类:情感说说| 浏览:87

847,跳舞1重生之俗人一枚最新章节

PS:求月票,求订阅,求打赏……——————————————————————————————散伙饭的场景,通常而言,一开始都是以热闹和喧嚣作为开头,最后以离愁别绪,酒水和眼泪齐飞,甚至抱头痛哭作为结尾。 七班今天的散伙饭,谢师宴当然也概莫能外。 尽管王勃想把气氛搞得热闹欢快一点,不要那么多的忧伤,那么多的惆怅,然而慢慢的,随着酒精的下肚,情感和胆量的放开,分别的日子即将到来,尤其是想到身边的一些同学,自此一别,便是咫尺天涯,以后大概永远不可能相见后,那种离愁别绪,便无法抑制的从每个人的身上冒了出来。 此时的王勃,哪怕上辈子已经经历过这种场景,此时此刻,萦绕在他心头的,依然是那浓得化不开的别离和惘然。 他知道,尽管这辈子的他非上辈子的他,并不存在上辈子那种“混得不好,耻于见乡亲父老”的自卑和胆怯,他却深深的明白,周围的绝大部分同学,甚至包括在座的一些老师,今日之后,怕是很难有机会再见了。

即使他以后承头举办什么同学会,大概也无法像今日这样高朋满座,欢聚一堂。 那个时候,将会有无数的同学,老师,一定会像上辈子的他一样,感觉跟他不是一路人,没有共同语言,不在一个层次而不愿参加。

这,怕是一定的了。 一想到这种场景,想到眼前这些熟悉的,或者不熟悉的,关系好的,或者不好的,因为缘分聚到一起,相识相知,然后又因为缘尽而离开,甚至永不相见,王勃就感觉自己的心头堵得慌,有种只想喝酒,一醉方休的欲/望。 “来,强哥,咱两喝一杯,自此一别,相聚不知何日,再见不知何期,你要多保重哇!”“来,芳姐,咱们也喝一杯,还从来没跟你喝过酒。

珍重啊,一定要记得我,记得七班的王勃。 ”“来,伟哥,干杯!三年同窗,马上就要分别了,一路走好啊!再聚首,莫回头,明年的夏天,一定要再见!”“来,唐老师,我再敬你一杯,感谢感谢再感谢!学生以能够成为你的学生为荣!你结婚的时候,一定不要忘了送张请帖给我,我……一定会来祝福你的。

”“……”王勃不知道自己敬了多少人,喝了多少杯酒,又说了多少话。

或许每个人都敬了一遍吧。 迷迷糊糊中,他只记得自己去厕所吐了好几次,然后被人扶着走出了火锅店,上了辆三轮车,最后在一个软软的地方躺了下来。 房间有点暗,光亮在眼前明灭,环境甚是吵闹,不久后有音乐响起。 是到KTV来唱歌了么?王勃努力的想睁开自己的眼睛,然而困意像潮水一样涌来,很快将他淹没。 ————————————————————————————醒来的时候,王勃发现自己还在KTV的包房里,身上搭着一条毯子,屋内一片漆黑,看不到一个人。

“不会都走了吧?”王勃想,感觉嘴里又苦又干,一个翻身坐了起来,就想去沙发前的茶几上找点饮料,瓜果什么的解解渴,却见茶几上平整,干净得犹如机场的跑道,啥都没有。 “真走了啊?连东西都收走了。

”王勃嘟囔两句,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朝包房门走去。

刚刚站起,包间的门突然开了,闪进来一个影子。 “啊,王勃,你醒了啊?”“小清?你还没走吗?现在几点了?”王勃一听,却是廖小清走了进来。

“走?为什么要走?大家都在唱歌啊!现在才四点。 ”廖小清走到王勃跟前,仔仔细细的打量了他一番,“你现在好点了吗?要不要喝水?”“嗯,你去张哥那里给我拿瓶水吧。 我口有点干。

”“谁去他那里买啊?贵死人!等着,附近就有小卖部,我给你买矿泉水——对了,你喝矿泉水还是饮料哦?”廖小清站了起来,回头问。 “那就喝瓶红茶吧。

冰冻的哈。 ”几分钟后,廖小清带着一瓶“旭日升”冰红茶走了进来。 在王勃仰头喝茶中,廖小清告诉了他醉酒后的事情。

散伙饭一共吃了三个小时,从十一点半吃到两点半才散伙。

之后大家一起到“夜来香”来唱歌。

看到他醉得不轻,肖老师就提议送他回家去休息,但他却死活不回,吵着说要跟大家唱歌。

没办法,大家就只有扶他到“夜来香”这边来。 然而刚坐到“夜来香”的沙发上,他就倒下去睡着了。 大家怕唱歌吵到他,就关掉电视,重新换了个包间。

“同学们都在吗?肖老师他们呢?”王勃问,将喝了一大半的塑料瓶搁在前面的大理石茶几上。 “肖老师他们坐了一会儿,和大家合唱了几首,就走了。 城里的同学基本上都在,农村的同学,近的都还在,但是远的都回去了,担心晚了赶不到车。

他们本想给你打个招呼再走的,但是见你还在睡觉,就没忍心打扰你。 ”廖小清说,“对了,王勃,你要不要唱歌啊?我们唱歌吧。

”廖小清说着便用遥控板打开电视,原本昏暗的房间顿时闪出一些亮光。

女孩起身,去点歌台点歌去了。

“昨晚上吼凶了,现在嗓子还哑着呢。

你自己选吧。 对了,小清,孙丽在哪个包房?”清醒过后一直没看到孙丽,王勃有些奇怪。 “你说孙丽啊!呵呵,她也喝高了呢。

在歌厅坐了一会儿就被张婷送回家了。 和你一样,吵着说要唱歌。

”廖小清笑道,脸上带着一抹显而易见的轻松。

说话间,音乐的旋律响起,王勃一听,不是别的,正是他为方悠写的《勇气》。

“终于做了这个决定,“别人说我怎么不理,“只要你也一样的肯定。

“……”这首歌,如果放在一群人中唱,倒是没什么,但是现在包房中只剩下他和廖小清,对方对他又怀着一种别样的感情,这《勇气》听在王勃的耳中,便有一种不同的韵味。

歌唱到一半,又有人开门进来,却是韩琳和曾思琪联袂而来。

“老大,醒了啊?好点没有?”两人向王勃打招呼,径直来到他旁边的沙发坐下。 “好多了。

”王勃点了点头,神情却还是有些萎靡,“这里没什么吃的,玲子,思琪,你们要吃啥子叫张哥送,别客气。

”“咯咯,跟谁客气都不会跟你这个大款客气!”韩琳咯咯一笑,转了转眼珠,深吸一口气,突然拉起王勃的手就朝电视前的空白地方拖,边拖边说,“老大,一起跳舞吧。

隔壁好多人都在跳舞呢。

”“啊?跳舞,这个……”王勃还在犹豫,韩琳的一只手已经搭在了他的肩膀上。

“那个……好吧。

不过交谊舞的话……我可不太会挑哈。

”王勃扯了扯嘴角,将自己的一只手轻轻的握在了韩琳的腰间。

大学校园,男女生跳舞很正常,但是对于才刚毕业的中学生来说,这搂搂抱抱的交谊舞,算是有些超前和大胆了。

隔壁的男女生真的在跳交谊舞?王勃表示有所怀疑。 不过,女生都已经主动邀请他了,他若还唧唧歪歪,不仅虚伪,还容易伤对方的心。

对于韩琳突然拉着王勃在电视前跳舞,不论曾思琪还是廖小清,都十分的吃惊,正在跳舞的的廖小清更是惊得调都跑得没边了。

“小清,好好唱啦!这首歌你唱,我和老大跳。 下首歌换你来。 ”韩琳偏头,冲跟不上节奏的廖小清嚷了一句。

“哦,好,好的。 ”廖小清结结巴巴的说,心跳却莫名的快了起来,“我愿意天涯海角都随你去,我知道一切不容易……”廖小清盯着屏幕上的歌词,继续唱道。

优美的旋律继续流淌,抱着韩琳的王勃却有些不自在起来。

韩琳的容貌,坦白讲,只能算中等偏上,离廖小清,曾思琪这种班花级的女生都有一定的距离。

不过韩琳的性格活泼,鼻梁两边几粒白芝麻一样的浅浅的雀斑让其显得俏皮而可爱。 虽然不太高,一米六,但是发育不错,胸脯鼓鼓的胀起,很是有料,在整个七班所有女生当中,单论胸脯的规模,韩琳都是数一数二的。 王勃喝了酒,脑袋昏昏。

一手抓着韩琳的手,一手扶着对方的肩,两手之间,俱是柔软。 鼻端还飘荡着一股来自于女孩身体的味道。

三管齐下,他又不是什么正人君子太监柳下惠,心头的思绪,多多少少便有些飘。

而眼神,不由自主的也开始朝韩琳那高耸的胸脯上瞟。 而且,由于居高临下的关系,让他轻易的从对方白衬衣的领口,很是看到了不少诱人的奇景。 王勃不动声色的咂了咂嘴,感觉自己的嘴巴又有些干渴了。 (未完待续。

)。

上一篇:成功人士应具备的15个心理素质 感受态细胞能接受外来dna分子的本质是什么    下一篇:没有了
最近更新
精彩推荐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