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口述

乡心正无限,一雁度南楼:赵嘏《寒塘》赏析

作者:本站 | 分类:情感说说| 浏览:151

乡心正无限,一雁度南楼:赵嘏《寒塘》赏析

寒塘赵嘏晓发梳临水,寒塘坐见秋。

乡心正无限,一雁度南楼。 赏析:《古今词话》引毛先舒论作词云:意欲层深,语欲浑成,大抵意层深者语便刻画,语浑成者意便肤浅,两难兼也。

这话对于近体也适用。

此首一作司空曙诗。 取句中二字为题,实写客中秋思。

常见题材写来易落熟套,须看它运用逐层深入、层层加码的手法,写得别致。

初读此诗却只觉写客子对塘闻雁思乡而已,直是浑成,并不见层深。 大抵作者如蚕吐丝(诗),只任自然;而说诗者须剥茧抽丝(思),层次自见。

前二句谓早起临水梳发,因此(坐)在塘边看到寒秋景色。 但如此道来,便无深意。 这里两句句法倒装,则至少包含三层意思:一是点明时序,深秋是容易触动离情的季节,与后文乡心关合;二是暗示羁旅困顿,到塘边梳洗,以水为镜;三是由句式倒装形成梳发见秋意,令人联想到羞将白发照渌水、不知明镜里,何处得秋霜()的,这就暗含非但岁华将暮,而人生也进入迟暮。 十字三层,言浅意深。 上言秋暮人老境困,三句更加一层,点出身在客中。

而乡心字面又由次句见秋引出,故自然而不见有意加码。

客子心中蕴积的愁情,因秋一触即发,化作无边乡愁。 无限二字,颇有分量,决非浮泛之辞。

乡愁已自如许,然而末句还要更加一码:一雁度南楼。 初看是写景,意关见秋,言外其实有雁归人未归意。

写人在难堪时又添新的刺激,是绝句常用的加倍手法。

《闻雁》云:故园渺何处?归思方悠哉。

淮南秋雨夜,高斋闻雁来。 就相当于此诗末二句的意境。

归思后说闻雁,其情自深。 一倒转说,则近人能之矣。 (《别裁》)一雁的一字,极可人意,表现出清冷孤独的意境,如写群雁便乏味了。

前三句多用齿舌声:晓、梳、水、见秋、乡心、限,读来和谐且有切切自语之感,有助表现凄迷心情,末句则不复用之,更觉调响惊心。 此诗末句脍炙人口,渐一声雁过南楼也,更细雨,时飘洒(陈允平《塞垣春》),即从此句化出。

此诗兼层深与浑成,主要还是作者生活感受深切,又工吟咏,初非措意,直如化工生物,笋未生而苞节已具,非寸寸为之也。

若先措意,便刻画愈深,愈堕恶境矣。

(毛先舒)此理又不可不知。 (周啸天)。

上一篇:2016教师实用入党志愿书范文 爱情信物一对设计手链    下一篇:没有了
最近更新
精彩推荐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