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口述

一直默默演戏的他,长成了一株沉默的树

作者:本站 | 分类:情感说说| 浏览:184

一直默默演戏的他,长成了一株沉默的树

 2008年06月14日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作为影视演员的他们,变成了生动的花一直默默演戏的他,则长成了一株沉默的树李公律邢岷山何晴  ●1978年,14岁的李公律、何晴、邢岷山是学昆曲的同窗,他们一起在黄龙洞省艺校的院子里长大;●然后,又从同学升级为同事,一起在浙江昆剧团继续学艺、演戏;●后来,邢岷山、何晴投身影视界,而李公律继续留在昆曲舞台上。

  最初,他们几乎是一模一样的,被栽培在昆曲的苗圃里,吸纳阳光雨露,还有来自昆曲这个“祖师爷”的养料。   直到昨天,他们碰到一起,昔日养成的默契,我们一眼就能看出。

  坐在浙江昆剧团四楼的排练厅内,邢岷山称李公律为“发小”,对媒体描述他们小时候的亲密程度。 何晴与李公律清唱一段“游园”,两人四目传情,搭配自如,仿佛“杜丽娘”与“柳梦梅”从来不曾分开过。   但他们终究长成了不同的形状。   邢岷山很酷,穿紧身的白色T恤,古铜色皮肤,一看就是男明星的造化。 生于杭州的他,讲一口“京片子”,有浓重的后鼻音。   何晴还是很漂亮,深目,高鼻,小脸,丰满高挑。 说到兴奋处,手舞足蹈。

  真正的主角李公律,话少,总在倾听。   他们从昆曲的苗圃里出发,最终立足于不同的土壤。

他们,有的长成了生动鲜艳的花,有的长成了沉默的大树。

  15日晚,浙江昆剧团将在浙江音乐厅为李公律举办“昆生如玉”艺术专场,何晴与邢岷山特意赶回杭州,将担任专场演出的节目主持人。

上海昆剧团“梅花奖”演员蔡正仁、谷好好,苏州昆剧院“二度梅”获得者王芳等,届时都将登台,为李公律配戏。 据悉,15日晚,舞台上将聚集来自昆剧界的7位戏剧“梅花奖”得主。     “昆生”李公律——  当年跟周传瑛先生学小生的8个孩子,如今还留在舞台上的,也就只有他一个人了  1978年,李公律14岁,拜传字辈著名昆生、昆剧表演艺术家周传瑛先生为师,从此,亦父亦师,跟随周先生学艺八年,直至老师去世。

  昆曲中的生角,有巾生、大官生、小官生、鞋皮生、雉尾生之分。

昆剧中的生,以巾生、冠生为主体,他们在舞台上的形象往往风流倜傥,戏不做到最美,死不罢休。   作为传字辈“昆生第一人”周传瑛先生的嫡传弟子,李公律从先生那里学会了20多出戏,虽然只有老师所会戏的1/5,但在表演上继承了周传瑛先生的表演风格,戏路子也是极宽的。 15日晚,在他的艺术专场上,他将演《牡丹亭·拾画叫画》中风流的柳梦梅,《长生殿·小宴·惊变》中多情的唐明皇,《彩楼记·拾柴》中“穷生”吕蒙正。

  三个折子戏,各有千秋,正好展示李公律日渐成熟的表演功力。

  《拾画叫画》历来被昆曲界奉为巾生折子戏的典范,为昆生必学必唱的看家戏之一,也是观众拿来掂量演员分量的所谓“肉头戏”之一。   昆剧界向有“三双拖鞋皮”之说,说的就是三出“穷生”的看家戏,《彩楼记·拾柴》就是其中之一,这出戏是周老师临终前在病床上传授给李公律的,是李公律向周老师学的最后一出戏,也是一出已经10多年来没在浙江舞台上出现的戏。

  《长生殿·小宴·惊变》演的是唐明皇与杨贵妃的故事,这是大官生的应功戏。

在这出戏中,李公律的表演尽显富丽之象。   “浙昆”艺人有“传”“世”“盛”“秀”的排名,李公律属“秀”字辈。 他的这一班同学有60人,是“文革”之后担负振兴昆剧的历史使命,进入“浙昆”昆曲小班学习昆剧的,老师是16位“传”字辈老人。 30年后,当年稚气未脱的少年们,如今留在昆剧舞台上的已不足一半了;当年跟着周传瑛先生学小生的8个孩子,如今还留在舞台上的,也只剩下李公律一人了。

上一篇:低碳生活调查情况报告    下一篇:养昆虫吃垃圾,电池废水养鱼……这些废物处理令人大开眼界 百度小说人气榜
最近更新
精彩推荐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