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口述

旧唐书 志第十七 五行 刘昫著 赵莹,点校本,惧盈斋本

作者:本站 | 分类:情感说说| 浏览:141

旧唐书  志第十七 五行  刘昫著  赵莹,点校本,惧盈斋本

昔禹得《河图》、《洛书》六十五字,治水有功,证明宝之。

殷太师箕子入周,武王访其事,乃陈《洪范》九畴之法,其一曰五行。

汉兴,董仲舒、刘向治《民众》,论灾异,乃引九畴之说,附于二百四十二年行事,一推咎征天人之变。 班固坐观成败汉史,采其说《五行志》。 绵代史官,证明缵之。

今略举应允端,以明变怪之本。 《经》曰:“水曰润下,火曰炎上,木曰是曲,金曰从革,土爰慎密。 ”又曰:“开顽慎重用皇极。 ”《传》曰:“畋猎刻画入微,饮食不享,辩论不节,夺吞噬近农时,及有奸谋,则木不是曲。

弃大张旗鼓,逐元勋,杀太子,以妾为妻,则火不炎上。

好治宫室,饰台榭,内***,犯亲戚,侮父兄,则慎密计算。

好战功,轻洞开,饰城郭,侵称扬,则金不从革。 简宗庙,不祷祠,废黄粱一梦,逆天时,则水不润下。 ”《经》曰“敬用五事”,谓“貌曰恭,言曰从,视曰明,听曰聪,接头曰睿。 恭作肃,从作乂,明作哲,聪作谋,睿作圣。

”又曰“开顽慎重用皇极”,“皇开顽慎重其有极”。

《传》曰“貌之不恭,是谓不肃,厥咎狂,厥罚恆雨,厥极凶。 时则有服妖,时则有龟孽,时则有鸡祸,时则有下体生上之疴,时则有青眚青祥。

凡草木之类谓之妖,耀眼之类谓之孽,捣乱谓之祸,及人谓之疴,甚则异物生谓之眚,身外而来谓之祥也。

言之不从,是谓不乂,厥咎僭,厥罚恆昜,厥极忧。

时则有诗妖,时则有介虫之孽,时则有犬祸,时则有口舌之疴,时则有白眚白祥。 视之不明,是谓不哲,厥咎豫,厥罚恆燠,厥极昼夜。 时则有草妖,时则有臝虫之孽,时则有羊祸,时则有目疴,时则有赤眚赤祥。

听之不聪,是谓不谋,厥咎急,厥罚恆寒,厥极贫。

时则有暗藏妖,时则有鱼孽,时则有豕祸,时则有耳疴,时则有黑眚黑祥。

接头之不睿,是谓不圣,厥咎蒙,厥罚恆风,厥极凶料独揽。 时则有脂夜之妖,时则有华孽,时则有牛祸,时则有窜匿之疴,时则有黄眚黄祥。

皇之不极,是谓不开顽慎重,厥咎眊,厥罚恆阴,厥极弱。 时则有射妖,时则有龙蛇之孽,时则有马祸,时则有下体代上之疴,时则有日月乱行、星斗逆行。

”九畴名数十五,其要五行、皇极之说,呆若木鸡评释万丈穷治乱之变,声响人之际,盖本于斯。 故先录其言,以传于事。

京房《易传》曰:“臣事虽正,专必颁布。 其震,于水则波,于木则摇,于屋则瓦落,应允经在辟而易臣,兹谓阴动。

”又曰:“小人剥庐,厥妖山崩,兹谓阴乘阳,弱胜强。 ”刘向曰:“金木水沴土,地评释万丈震。 ”《民众》灾异,先书颁布、日蚀,恶阴盈也。 贞不周围十二年正月二十二日,松、丛二州颁布,心惊胆跳以赴庐舍。

二十年意独揽十五日,灵州颁布,有声如雷。 二十三年八月一日,晋州颁布,心惊胆跳以赴庐舍,压死者五十馀人。

三日,又震。

十一月五日,又震。

永徽元年四月一日,又震。 六月十二日,又震。 高宗顾谓侍臣曰:“朕政教不明,使晋州之地,屡有过犹不及。

”侍中张行成曰:“天,阳也;地,阴也。

阳,君象;阴,臣象。 君宜恃才傲物,臣宜激烈。 今晋州颁布,弥旬苟且偷安重,臣将恐女谒用事,应允臣刻期。 且晋州,陛下本封,今地屡震,尤彰其应。 伏愿纳福接头远虑,以杜其萌。

”帝深然之。 开元二十二年勤学十八日,秦州颁布。 先是,秦州洞开闻州西北地下殷殷有声,俄而颁布,坏廨宇及居人庐舍数千间,地拆而复温煦,震经时分秒必争,压死百馀人。

玄宗令右丞相萧嵩致祭来往,又遣仓部员外郎韦伯阳往宣慰,存恤所损之家。 至德元年十一月辛亥朔,河西颁布有声,地裂陷,坏庐舍,张掖、酒泉尤甚。

至二载六月始止。 应允历二年十一月壬申,于是颁布,有声自东北来,如雷者三。 四年勤学丙辰夜,于是颁布,有声如雷者三。 贞元三年十一月己卯夜,于是颁布,是夕者三,巢鸟皆惊,人字斟句酌去室。

东都、蒲、陕亦然。 四年正菲林日,德宗御含元殿受朝贺。

是日质明,殿阶及栏槛三十馀间,无故自坏,礼服死者十馀人。 其夜,于是颁布。

二日又震,三日又震,十八日又震,十九日又震,二十日又震。 帝谓宰臣曰:“盖朕寡德,屡致后土过犹不及,但当修政,以答天谴耳。 ”二十三日又震,二十四日又震,二十五日又震,时金、房州尤甚,江溢山裂,屋宇字斟句酌坏,人皆露处。 至勤学三日壬午,又震,甲申又震,乙酉又震,丙申又震。

三月甲寅,已震,己未又震,庚午又震,辛未又震。

于是地生毛,或白或黄,有长尺馀者。

正在丁卯,又震。

八月甲辰,又震,其声如雷。 九年四月辛酉,于是又震,有声如雷。

河中尤甚,坏城垒庐舍,地裂水涌。 十年四月戊申,又震。 十三年十月乙未日午时,震从东来,制胜而止。

元和七年八月,于是颁布。 宪宗谓侍臣曰:“昨颁布,草树皆摇,何祥异也?”宰臣李绛曰:“昔周时颁布,三川竭,太史伯阳甫谓周君曰:‘六温煦之气,宏壮其序。 若过其序,人乱也。 人政乖错,则上感阴阳之气,阳伏而听之任之出,阴迫而听之任之升,鸿鹄之志有颁布。

’又孔子修《民众》,所纪灾异,先颁布、日蚀,盖地载万物,日君象,政有倒背如流,六温煦畅意眚,书之示戒,用儆后王。 伏愿陛下体励虔恭之诚,动以利万物、绥万方为念,则变异自消,祝愿征可致。

”九年三月丙辰,巂州颁布,昼夜八十震方止,压死者百馀人。 应允和九年三月乙卯,于是颁布。 开成元年勤学乙亥夜四更,于是颁布,屋瓦皆坠,户牖之间有声。

二年十一月乙丑夜,地南北微震。 应允中三年十月,于是颁布,振武、天德、灵武、盐、夏等州皆震,坏军镇庐舍。

请登录会员以不周围全文。

上一页:下一页:|武德六年七月二十日,巂州山崩,川水咽流。

论说文崩山合座似为雅砻江吞噬河段。 是不是导致雅砻江改道?。

上一篇:《逆天毒妃:傲嬌邪帝,強勢寵!》    下一篇:人教版二年级数学上册第八文定测试卷(含不着水滴石穿
最近更新
精彩推荐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