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口述

亲情的故事(第二十九章)

作者:本站 | 分类:情感说说| 浏览:150

亲情的故事(第二十九章)

  第二十九章潘毅的遭遇  潘毅六岁的时候第一次见到了母亲,那天,王月把他从幼儿园领回家,看见家里坐着好几个人,王月指着其中的一个年轻妇女说:“乐乐,叫妈妈。

”,潘毅怯生生地躲到奶奶的身后。 潘毅念三年级的时候,父亲刑满释放,这个家总算聚齐了。

两口子决心改邪归正,在街道、社区的帮助下,他们先后找到了工作,钟华在一家宾馆做客房服务员,德君在市政园林部门种植花草。   2005年3月的一天清晨,不幸的事情发生了,德君和5个工人去绿化带干活,在经过十字路口,过斑马线的时候,前面几个人都陆陆续续地通过了,突然一辆小型面包车从另外一个路口急驶而过,刮倒了走在最后的潘德君,一瞬间,德君被撞得飞了起来,等到前边的工友觉察到异常情况的时候,只见德君已经血肉模糊倒在5米开外。

几个人迅速围陇上前,发现德君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他们四处张望寻找刚才的肇事车,那辆白色面包车已经开远了。

面对着突如其来的灾难,大伙惊慌失措,在路人的提醒下,他们叫来了一辆救护车,把德君送到了医院。

  一场车祸夺去了德君31岁的年轻生命,潘毅一家人漩入悲痛之中。   潘毅性格孤僻,念小学时学习成绩中等偏上。

从初一开始他的成绩一度名列前茅,可是自从父亲去世以后,他的学习成绩下降了许多。 班主任老师叫王大富,戴着眼镜,教语文课。 他了解到潘毅的家庭情况以后,对潘毅很苛刻,刺激他,给他压力。   王大富这个人有野心,据说在文化大革命的时候,他为了出风头,想当造反派的头头。

在批林批孔辩论大会上,“主义派”头头把他从楼上推了下去,当时腿都折了。   王大富对待学生不是辱骂就是扇嘴巴,有一次,他当着全班同学的面,把一个学生的鼻子打出血了。 潘毅是个老实孩子也未能幸免,因为在课堂上趴在桌子上睡觉,大富把潘毅和另外一个男生关在一间空的教室里进行殴打。

开班会的时候,他们两人头上蒙着湿抹布,站在前面示众,用大富的话叫“杀鸡儆猴”。   而大富对待女生却做出不齿的行为。

一天下午,学生们正在上自习课,他把二班的女生王菊叫到走廊尽头的空教室里,两个人的表情异常,王菊的脸上挂着一丝羞涩的笑容,从后门进入教室,事先王大富安排潘毅拿着课本在距离教室几米远的地方看书望风,他自己拿着钥匙从教室的前门进去,两人在里面很长时间不出来,这分明是诱奸王菊。 潘毅对这样的事情懵懵懂懂,也不敢偷看。 还有一次,学校召开运动大会,教学楼都是空空荡荡,王大富安排女生李杰梅在教室里待着,说是让李杰梅写一篇作文。 王大富想借机凑近她,图谋不轨。

  大富对潘毅的学习成绩下降,表示不可理解,他经常开班会宣扬,有个同学钻进了阴沟里面了,没有心思学习了。 对于这样含沙射影的人身攻击,潘毅觉得吃不消,他对妈妈讲了学校的事情,钟华决定找大富了解情况。

钟华说:“潘毅从小得了孤独症,和正常孩子不一样。 去年他爸爸去世以后,他的精神上受到刺激,我就担心这个孩子将来不能正常生活。 作为他的老师,不要逼着潘毅学习。 我不是望子成龙的家长,只要他将来生活上能自理,我也就安心了。

”。

大富说:“我开班会指的不是潘毅,是他自己多想啦!孩子在成长过程中,像个小树,我是个教育工作者,也就是园丁,把树杈劈下来,让它直溜的长大。 ”。

打那以后,王大富对潘毅说:“你是恶人先告状,有什么事不要对你妈妈讲,不要让他来我家。

”。

  在初三下半学期刚刚开学,大富让潘毅写一篇《我为什么学习成绩下降?》的文章,在全班同学面前读一读。 事后,潘毅成为学生们嘲笑的话题。

每次课间活动或者放学的路上,都有几个同学围着他,反复重复文章里面的句子。 因为这件事潘毅的精神状况越来越差,课堂上无法集中精神,晚上也睡不好觉。

有时候,潘毅的头脑里产生了幻觉,好像有个人一直跟他吵架,渐渐地他开始跟他对骂,你一句我一句滔滔不绝。   就在潘毅犯病的时候,他面临着选择,要么考高中,要么念技工学校。 潘毅执意要考高中,被王大富质疑,他动员潘毅读技校。 尽管潘毅的决心很大,可是他怎么也学不进去了。

周围的老师和同学都嘲笑他自不量力,潘毅崩溃了。

在一个大雨滂沱的夜晚,他光着脚丫子跑出去了,歇斯底里地大喊大叫。

钟华跟在他后面追着,可是潘毅跑得快,妈妈怎么也撵不上。 路上有两个陌生人把他按住,送回了家。

第二天早上,雨一直下着,潘毅没有打伞,他冒着雨背着书包往学校走。 在通往学校的马路上,他看见学校的校车开过来了,就径直走到道牙上坐了下来。 这个时候,校车停下来了,两个老师下车把潘毅搀扶到车里面。

课堂上,潘毅和一个同学争执了几句,被老师赶出了教室。   潘毅的病情一天天严重了,不能继续上学了。

钟华带着他到精神病医院看病。 在医院的候诊大厅里,潘毅正在精神抖擞地背诵着:“在苍茫的大海上,狂风卷积着波浪,在波浪和大海之间,海燕象黑色的闪电在高傲地飞翔!”。

见此情景,好几个人过来围观,这时候钟华早已泪流满面。

在急诊室,一个护士熟练地给潘毅打了一针镇静剂。

经过大夫的诊断,潘毅得的是精神分裂症。

医院开了很多药,有牛黄安宫丸、氯氮平片、舒必利等等。

  王月心疼孙子,送来一碗饺子。

可是潘毅仿佛不认识奶奶了,他上前给了王月一个耳光,王月捂着脸在掉眼泪。 学校里从老师到学生,没有一个人来看望潘毅,钟华每天都跟着潘毅,担心他出意外。

  一周以后,钟华和王月领着潘毅去医院复查,大夫说,“你们要尽快给他办理住院手续,不能再耽误了。 ”。 王月拉着大夫的手说:“我孙子是在学校里被老师和同学欺负彪的,他太可怜啦!如果他再有个三长两短,你叫我咋活啊?”。 在精神病院里,王月一直陪在潘毅身边照顾,有时候钟华去给儿子和婆婆送吃的。

  住了30天医院,潘毅出院了。 钟华找到学校杨校长,杨校长说:“如果潘毅不继续念书,这辈子就完了,他可以在下个年级继续念初三。

”。

事后,妈妈和潘毅说起这个事,病情有些好转的潘毅表示,不想再去学校了。   转眼到了第二年春天,一直在家里无所事事的潘毅迎来了工作的机会。

街道办的针织厂正在招工,钟华找到负责招工的刘主任,刘主任问:“你儿子去干活,能不能到处跑啊?”。

钟华回答道:“他现在病好了,一直都安静地待着。

”。

  真是冤家路窄。

潘毅来到了针织厂上班,遇到了以前一起念书的同学薛三。

薛三在学校的时候就经常欺负潘毅。

有一次他故意找事,把潘毅的胳膊打得抬不起来了。 潘毅仅仅工作了半年,就辞职不干了。

上一篇:《武帝神体》风浩宛欣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下一篇:没有了
最近更新
精彩推荐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