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口述

01354 把你的情夫叫来恶魔就在身边最新章节

作者:本站 | 分类:情感说说| 浏览:22

01354 把你的情夫叫来恶魔就在身边最新章节

克芙依.巴斯在尖叫中,被两个寄生体拖出厨房。

这两个寄生体曾经还是反恐安全部的队员。 可是如今,他们却已经失去了自我意识。 嘴里还挂着触手,嘴边还渗出令人作呕的粘液。 克芙依.巴斯被拖到客厅中。 她看到客厅里坐着几个人,其中一个就是奥尼。

另外几个人则完全不认识。 周围站满了寄生体,在地上还有大量的触手在蠕动着。 克芙依.巴斯无助的坐在地上,脸上全是泪痕与污迹。

她在瑟瑟发抖,她无法控制身体的恐惧。 “亲爱的,是不是对于这个结果很意外?”奥尼得意的看着克芙依.巴斯说道。 这一刻,他所有的屈辱都得到了释放。 克芙依.巴斯越是狼狈,越是恐惧,越是绝望,奥尼就越是高兴越是得意。

“你到底想怎么样?”克芙依.巴斯鼓起勇气叫道。

“哈哈……我想怎么样?你还不知道吗?亲爱的,我要一切,所有的一切。 ”奥尼这一刻终于不需要再隐瞒自己的意图,自己的野心。 因为很快,他所有的野心都将得到实现。 奥尼拿出一个电话,这是克芙依.巴斯的电话。

奥尼随手丢在克芙依.巴斯的面前。

“将那个男人叫过来。 ”“男人?哪个男人?”“就是你的那个情夫,那个亚洲杂...种。 ”奥尼满脸狰狞的说道。

“你疯了,我和他根本没关系……他就是我的医生。 ”“少废话!”奥尼上去就给了克芙依.巴斯一巴掌:“快点,我要见到他!我要他死!!”克芙依.巴斯犹犹豫豫了半天,奥尼对费德思使了个眼神。 一只克鲁玛斯幼体爬到克芙依.巴斯的身边。 克芙依.巴斯感觉到那湿滑的体感,整个人打了个哆嗦,吓得连忙缩到角落:“啊……”“快点,将那个男人叫来,不然的话,你也会如同他们一样……变成克鲁玛斯的宿主,我倒是很期待,你变成宿主后,是否还能保持着你的端庄与美貌。

”奥尼恶趣味的说道。 “我打……我打……我打电话……”克芙依.巴斯几乎连控制手机都艰难,恐惧已经将她吞没。 “打……打不通……没信号……”“可以了,现在可以打了……你最好控制一下你的情绪,我不想让他听出异样。 ”奥尼警告道。

克芙依.巴斯脸色苍白,竭力的控制着自己的情绪,让自己不会哭出来。

“喂……陈……是……是我。 ”克芙依.巴斯颤抖的说道,奥尼眼神里射出一道警告。

“我……我的止痛药用完了……你能给我带一点来吗?”克芙依.巴斯咬着下唇。

她希望陈曌能听得懂,希望陈曌能够帮她报警。 电话那端的陈曌沉默了几秒钟后,回答道:“没问题,在你郊外的那栋别墅吗?”“是……是的……能不能……尽快?”“好,我尽快赶过去,你先忍着点疼痛。 ”陈曌说道。 克芙依.巴斯在挂断电话后,带着恐惧的目光看向奥尼。 “他……他说尽快过来。

”奥尼翘着腿,不理会克芙依.巴斯。 转而对费德思等人说道:“等这件事结束后,你们在洛杉矶多玩几天怎么样?我会帮你们安排妥当。

”“不要。 ”费德思几乎是本能的回答道。 奥尼一脸的困惑:“你就这么讨厌洛杉矶吗?”“等我们拿到钱后,我们会立刻离开洛杉矶。 ”“好吧。 ”奥尼无所谓,其实他也不喜欢和费德思等人接触。

这些人太可怕了,如果不是万不得已,他真的不愿意与他们接触。

“如果你真的有诚意,可以换一个地方,我们都不会介意的。 ”“当然,这是我的荣幸。

”奥尼想也不想直接答应了。

反正现在他有的是钱,哪怕是提供他们吃喝玩乐一辈子也不在话下。

“你们为什么不喜欢洛杉矶,洛杉矶可是大城市,这里想玩什么都有。

”奥尼好奇的问道。 可惜,费德思等人全都不愿意就此事深谈。 “这件事与你无关,你最好还是不要问的太多,对你没有好处。 ”“好吧,那我不问了。

”奥尼耸了耸肩:“对了,可不可以请你们和这些东西先藏起来吗,我想给那个家伙一个惊喜。

”“如你所愿。

”费德思让所有的克鲁玛斯幼体和寄生体全都藏了起来,隐修会的几个人也藏到了房间里。

……陈曌听到克芙依.巴斯电话里的声音,就已经感觉到她出事了。 而且她对自己说,她的止痛药吃完了。

那些止痛药根据自己的计算,正好可以吃到她病愈。

陈曌开着车到了克芙依.巴斯的家门口,已经嗅到了浓浓的硝烟气味,还有血腥味。 当然了,除了硝烟和血腥味之外,还有另外一种气味。 陈曌对这种气味并不陌生,这是尸体的气味。 不是那种新鲜的尸体,而是死了好几天的尸体。 陈曌不知道这里经历了什么。 不过陈曌还是希望,克芙依.巴斯能够活着。

陈曌将车子停在门口后,径直的走进别墅。

沿途还有大量的弹壳和枪械,还有一些碎肉。

一时间,陈曌也分不清楚这些碎肉是什么东西。

陈曌摸了摸鼻子,这里的气味可真难闻。 陈曌走进别墅里的时候,看到克芙依.巴斯坐在地上,奥尼则是翘着腿坐在沙发上,双臂摊开,就像是这里的主人一样。 “巴斯小姐,我来了。 ”陈曌说道。

克芙依.巴斯看到陈曌单独前来,脸上写满了失望。

“你……你一个人来的?”“是啊,治病需要多少人?”克芙依.巴斯彻底的绝望了,她本来希望陈曌能够听得懂她的话。

没想到陈曌完全没有深思。 “亚洲杂...种,你是不是没想到,我们会在这种情况下见面?”奥尼依旧稳如泰山的坐在原位上。 陈曌看了看奥尼,然后上前准备扶起克芙依.巴斯。

奥尼冲上来就对着陈曌挥拳。

陈曌反手一巴掌,奥尼就摔在地上。 陈曌将克芙依.巴斯扶起,他感觉到克芙依.巴斯的身体在颤抖。 “没事,我来了,你不会再受到伤害了。 ”。

上一篇:美国费尔蒙特高中(上海)AP中心提醒大家关注文书措辞 感受与形式    下一篇:没有了
最近更新
精彩推荐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