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口述

乱清第二七六章 关三不死,清难未已——做掉他!

作者:本站 | 分类:情感说说| 浏览:143

乱清第二七六章 关三不死,清难未已——做掉他!

  琦佑一怔,随即眼中放出光来,上身往后略一仰,大笑,“关三的娘,早就是一堆散碎骨头了!老五,你的口味……可真特别!哈哈!”  略一顿,“至于‘他全家的女人’哎,认真说起来,皇上、皇太后,可也是‘他家的女人’呢!慈丽皇太后!哦,对了,还有公主敦柔公主!老五,你可真是……‘其志不小’啊!哈哈哈!”  魁五对关某人的辱骂,只是口嗨,倒没有真想过要“大不敬”,被琦佑这么一说,不由就有点儿尴尬了,“我是……我不是……嘿嘿!嘿嘿!”  琦佑却冷笑一声,“‘嘿嘿’个啥?有道是……‘有志者事竟成’!哎,我不是在揶揄你!你瞧瞧人关某人,皇帝也上了!皇太后也上了!公主更是不在话下!这个世道,就是……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  魁五一下子瞪大了眼睛,“怎么?关三连慈丽皇太后也?!”  “啊?啊不我说的是慈禧、慈安那两个小寡妇!”  “!你倒是把话说清楚啊!那俩……又不是啥新闻!害我白兴头……娘的!你那句‘皇太后也上了’,害的我下头都起来了!”  琦佑一哂,“瞧咱魁五爷那点儿出息!”  顿一顿,“其实,关某人就算连慈丽一窝儿端了,又有什么稀奇?老大、老二都端了,凭什么单就摆着老三不碰一指头?就凭老三是丈母娘吗?认真说起来,老大、老二,可也是他的丈母娘呢!”  “这个……对!对!娘的!听你这样一说,我……下头又起来了!”  “你他娘的属啥的呀,说句话就能‘起来’……你先忍一忍!咱们先说正事儿!说完了正事儿,我叫个妞儿过来,让你好好儿的泄泄火!”  “啊?哪个啊?”  “莲儿!你见过的。 ”  “啊!”魁五的声音都打颤了,“好!好!”  略一顿,有些忙不迭的,“说正事儿!说正事儿!呃……什么正事儿啊?”  “我再说一遍”琦佑的声音,变得有些低沉了,但一字一句,清清楚楚,“我方才那句‘有志者事竟成’不是揶揄你!‘其志不小’是好事儿!”  顿一顿,加重了语气,“老五,你若真是个有志气、有胆量的好汉子,我给你打包票,将来我说的是事成之后!到时候,皇帝、皇太后、公主,当然不能碰,可是,关三‘他家里的女人’,并不止于皇帝、皇太后、公主嘛!还有镇国夫人嘛!还有那个格格嘛!还有什么……义嫂嘛!这几个,可就不见得不能碰了!”  再一顿,拉长了调子,“这几个,可也都是旗下一等一的美人儿呀!”  魁梧的眼珠子都几乎要鼓了出来。   不过,他的为人,虽然鲁莽,但并不真蠢,晓得只有一种情形关某人被“查看家产”,家眷或者“入官”、或者“发给披甲人为奴”,才有如现琦佑所说的可能性“碰”这个,“碰”那个。

  半响,魁五“咕嘟”一声,咽了一大口唾沫,颤声说道,“你是说,你是说……”  琦佑微微咬着牙,“你说得对这个日子,真真是过不下去了!你老兄不必说了连喝个小酒,都得赊账,都得瞧人脸色!我呢?眼下,虽然勉强还有一口饭吃,可是,早晚也得去喝西北风!只要关三还在‘上头’早晚的事儿!”  魁五连连点头,“是啊!我晓得,你们内务府的日子,也不比从前了!关三什么都抓在自己手中,银子钱都不从你们手中过除了领一份儿干饷,再没第二样生发了!这日子,跟以前可咋比?”  “不错!”琦佑说道,“那句话是咋说的?对了,‘庆父不死,鲁难未已!’目下,内务府上上下下,都是一条心,大伙儿想过回先头的好日子,非得把关三”  说着,五指并拢成掌,在半空中狠狠一划。   魁五并不晓得“庆父不死,鲁难未已”是啥意思,他踌躇了一下,说道:  “赶关三下台?怕是……难吧?这搁在以前,或许还有些可能,可现在,他的势,已经成了!你看,他连法国人都打败了!这上上下下的,还不都把他捧上了天……”  琦佑一声冷笑,“老五!你瞅着也不笨呀!我的意思,怎么就不明白?”说着,再次五指成掌这一回,动作有些不一样放到颈边,虚虚一划,“这仅仅是‘赶他下台’的意思?!”  魁梧一下子瞪大了眼睛。

  琦佑也瞪着他,眼中闪着阴狠而狂热的光芒。

  过了好一会儿,魁五透一口气,声音略有点儿打颤,“我明白……还真是……只有这一条路可走了!”  “不错!你想回旗,想神机营重建想重回神机营,只有这一条路可走!‘关三不死,清难未已!’”  好,现在大约晓得“庆父不死,鲁难未已”是啥意思了。

  魁五依旧踌躇,“可是,他的势那么大,关防那么严,就凭咱们俩……”  “就凭咱们俩?”琦佑大笑,“内务府有多少人想他死?!神机营有多少人想他死?!”  略一顿,“最紧要的你是不晓得‘上头’有多少人想他死?!”  魁五的身子,不由往前一探,“‘上头’也有人?!……哪个呀?莫不是……”  说着,伸手右手,翘起大拇指、小拇指,其余三指弯曲,晃了一晃。   琦佑目光微微一跳,摆了摆手,“这个……暂时还不能跟你详说!你呢,也不必瞎猜我现在只能跟你说,‘上头’要关三死的,可不止一个、两个!”  “哦!……”  “关三一死,”琦佑说道,“他手下那班人,群龙无首;咱们呢,也不必赶尽杀绝叫他们‘各安本职’!做提督的继续做提督,做什么师长的继续做他的师长!如此一来,他们除了乖乖的听朝廷的话,还能怎样?”  “呃……对!对!”  “反正,”琦佑一根手指“笃笃”的敲着几面,“只要关三一死,整个局面,立马就能够翻转了过来!彻底翻转!到时候,你这儿,莫说回旗了神机营重建了,整个儿都归你!到时候,最次最次,你也是一个翼长!正二品!一次过升……七级!”  魁五的心,“怦怦”的跳了起来。

  “这还不算完这是‘扭转乾坤’的大功劳!一定要封爵的!世袭罔替!老五,我替你打包票,到时候,跑不了你一个……侯爵!一等侯!到时候,你就和曾中堂平起平坐了!连左宗棠、李鸿章他们,都比不了你!”  魁五口干舌燥。   “怎样?老五?‘学成文武艺,售予帝王家’这样一场泼天的大富贵,你一身的好功夫,不挣白不挣啊!”  魁五舔了舔嘴唇,透一口气,“我晓得你要我做什么,我也不是不愿意做……可是,关三的关防……”  “百密一疏嘛!总是找的到下手的机会的!”  “得手之后,我得走的掉才成……”  “那当然!那当然!不能落在他们手里!不过,只要细细筹划,这都不是事儿!”  魁五脸色涨红,目光闪烁,看得出,正在做极激烈的思想斗争。   琦佑盯着魁梧的眼睛,“老五,我再说一遍事成之后,关三的女人,都归你!哎,除了镇国夫人、格格、义嫂啥的,上海那边儿,还有俩侧福晋呢!正福晋碰不得,侧福晋就没啥碰不得的了!”  顿一顿,“那俩,一个是‘身娇肉贵美厨娘’你没听过?另外一个,据说,美国平叛的时候,可是叫十几万大军齐齐看着流哈喇子呢!哎,你想一想,那得多俊啊!”  再一顿,“哦,对了,说起美国关三在美国那儿,还搁着俩呢!哎,那俩,不但都是大美人儿,还都是洋妞儿!咱们给她们都弄到中国来!不过一道旨意的事情!老五,你还没开过洋荤吧?到时候,也都归你!”  魁五血往上冲,再也忍耐不住,一拍大腿,“好!我干了!”  *。

上一篇:重回青春之不凡的人生 儿童情感教育绘本    下一篇:没有了
最近更新
精彩推荐
友情链接